“标债资产”首出定义 非标资产严监管不改

2019-10-15 17:02 admin

发布时间:2019-10-14 21:27

作者:记者周轩千

根据资管新规中“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具体认定规则由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另行制定”有关要求,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起草并于日前出台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在首次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进行明确界定的同时,《认定规则》将“非非标”明确纳入非标资产——这在专家看来,延续了严控金融风险的基调,但由于“非非标”规模相对有限,并且资管新规过渡期内可豁免非标投资的相关要求,《认定规则》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比较温和。
明确“标与非标”界限与认定标准
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章立聪指出,《认定规则》是资管新规的配套政策,除进一步详细阐述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条件外,还明确提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是指依法发行的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固定收益证券,主要包括国债、中央银行票据、地方政府债券、政府支持机构债券、金融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券、企业债券、国际机构债券、同业存单、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票据、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资产支持证券,以及固定收益类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等。”
《认定规则》指出,其他债权类资产被认定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应当同时符合五个条件: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
《认定规则》明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的理财直接融资工具,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有限公司的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债权融资计划,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凭证,上海保险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以及其他未同时符合本规则第二条所列条件的为单一企业提供债权融资的各类金融产品,是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认定规则》,票据没有被直接定义为非标资产,未来可能只有标准化票据会作为“其他债权类资产被认定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中金公司陈健恒等分析员指出,在五个条件中,票据主要不能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可等分化的条件,目前票据发行并不是以簿记建档或者招标方式非公开发行,投资者也通常只有一个,并且交易只能整票交易;二是公允定价尚难满足,市场缺乏做市、估值服务,价格发现功能较为薄弱。“为满足标准化资产条件,票交所此前也在推动解决这两个问题,一是研究解决等分化的解决方案,目前提出了两种方式,即等分化发行和创设等分化收益凭证的方式,标准化票据收益凭证已经推出,目前来看标准化票据品种大概率能够被划分为标准化债权的范畴内;二是解决公允定价问题,票交所也正在推动估值曲线的建设,已经推出了国股银票转贴现收益率曲线。标准化票据之外的票据资产距离标准化资产的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
《认定规则》指出,符合相关要求的机构,可向人民银行提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申请。国信证券分析师王剑、陈俊良表示,就标准化票据等未被“点名”的资产而言,相关机构今后可能会酌情向央行提出标债认定申请。
同时,《认定规则》明确:存款,以及债券逆回购、同业拆借等形成的资产不是非标资产。
短期对经济影响较小
王剑、陈俊良指出,过去银行业将非标资产用于绕开部分监管指标,因此非标受监管部门高度关注。资管新规及其配套文件中,对非标给出了较为明确的监管要求,但在限制下,“非非标”应运而生。“‘非非标’不是规范用语,而是业内俗称,泛指各种既不归入标债、又不归入非标的债权资产类别。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在老的监管文件中,非标不是标债的绝对补集,两者都用了白名单制定义,两者合集不是债权资产的全集,这就导致了不能归类于两者的其他债权资产,又会形成一个新分类,里面包括‘非非标’及其他。”他们表示,整体来看,《认定规则》是大资管监管措施的合理延续,监管精神一脉相承,并终结了“非非标”的存在基础。据其估算,“非非标”总规模可能在8000亿元左右。
“相较于市场一部分人的预期而言,《认定规则》对于标准化资产的定义相对而言是比较严格的,由此看出监管的大方向仍然是加强金融资产的信息披露、防范金融风险,约束非标的发展,驱动非标转标。”陈健恒等指出,资管新规限制了非标的增长,加上近期房地产调控趋严,也严格禁止房地产信托等非标的增长,预计今年新增非标规模可能会比去年减少1-2万亿元。他们进而指出,未来非标规模萎缩,但不能彻底向表内贷款以及标债转移,社融仍将受到拖累。
明明、章立聪指出,《认定规则》很可能将会对房地产企业和地方投融资平台产生一定影响,这些融资方通过非标途径所获得的资金或将有所减少。
“但《认定规则》对实体经济短期影响可能相对较小。”明明、章立聪同时表示,“从房地产开发资金角度看,由于信托贷款占房地产开发资金比重较小,影响有限,同时融资量的减少对地产投资的传导存在约半年的时滞,因此严监管下筹资的减少不会立刻反映在投资数据中。”
华泰证券李超等研究员认为,对非标资产较严的认定标准和监管要求使得稳增长压力加大,其他逆周期政策需要发力,同时,后续《认定规则》的正式稿存在适当放松的可能性。